文/范疇當年,季辛吉的秩序觀,遇上尼克森總統的價值觀,直接形塑了今日台灣的尷尬地位。現在,川普四處打爛舊秩序,台灣要如何成為得利者,而非受害者?應是政府、學界應致力的方向。你討厭川普嗎?如果是,我打賭你多半討厭的是川普的「價值觀」。怎麼可以在貿易上只顧美國的單邊利益?怎麼可以強拆偷渡客的家庭?怎麼可以不顧人類命運、退出防止地球暖化的巴黎協定?但若換一個角度,改由「秩序觀」切入,將會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川普。政治的內涵,就是「權力及利益的秩序」;無論是美國的開國元勳、或被稱作「獨裁者」的那些人,其腦中都有一種對於權力和利益的秩序觀。人們可以因為自己的價值觀而同意或不同意某種秩序觀,但是在思惟邏輯上,不可混淆這兩個層次,否則只會越辯論越糊塗。舉個例子,季辛吉的成名作——聯中制俄,並不是因為他在「價值觀」上認同中國而不認同蘇聯,這兩方在當時都是極端的共產主義方,在主流的「美國價值觀」下都是惡棍。推動季辛吉的是一套他對世界的秩序觀——哪種秩序最能保持世界的權力穩定以及維持美國的最大利益。他的上司尼克森總統,原來在「價值觀」上是個堅決反共分子,但在「秩序觀」上被季辛吉說服,因而才有了美中建交、蘇聯解體、東歐解放,也直接形塑了今天台灣的尷尬地位。那麼,驅動川普做出那許多古怪動作的是他的價值觀,還是他的秩序觀?在這問題上,台灣必須絕對清楚辨識,否則誤判的代價是台灣承受不起的。川普之前,世界似乎已牢牢釘在「價值觀掛帥」的理念上,不但西方如此,連明顯踐踏人權的中共,都被迫絞盡腦汁構思種種歪理來證明它的價值觀才是正確的,連 ISIS都要用價值觀來解釋自己的行為。種種發生在地球上的大事件:金融危機、難民危機、氣候危機、伊核危機、朝核危機,眾人多用「價值觀」來作辯論的基礎。一直等到一個叫川普的人出來大喊:夠了,不要再虛偽了,一切問題都是因為舊秩序無法再支撐現況了,世界需要一個新秩序!弱勢小國如台灣,別再管川普的價值觀了,那和我們沒什麼利害關係,我們必須深究的是川普的秩序觀,萬一川普是個季辛吉呢?他在四處打爛舊秩序,那麼他要建立的「川局」新秩序長什麼樣?台灣要如何成為得利者而非受害者?這才是政府、媒體、學者應該致力的方向。更多今周刊文章中國民眾享有調侃台灣的自由 ______________【Yahoo論壇】係網友、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,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,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>>> 投稿去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uogong241 的頭像
luogong241

藜麥食譜信豐農場

luogong24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